首页 > 视觉专题 > 为了咱老陕壮烈殉国的“八百名冷娃” > 详细内容

为了咱老陕壮烈殉国的“八百名冷娃”

分享到:
作者:党华智  2013-03-05 19:58:55  1664 人参与 0 条评论 5 个支持

型号: Canon EOS 400D DIGITAL 焦距: 20/1 mm 光圈: 262144/65536 ISO感光度: 1600 曝光时间: 1/100 曝光补偿: -2/3EV

1939年6月6日,在山西中条山黄河畔,800名陕西冷娃,浴血奋战、寡不敌众,跳下悬崖,壮烈殉国。作家陈忠实曾这样描写道:
“177师有一千多名士兵被两倍于己的鬼子包围,经过拼杀后死亡200人,余下的800人被逼到黄河岸边的悬崖上,三面都是绝壁。这800士兵在短暂的一瞬里从悬崖上跳了下去。下面是被称作母亲的黄河。黄河以母亲的慈爱襟怀包裹了这800个殊死搏斗后不齿投降的关中‘冷娃’。他们都是16至18岁的孩子。他们从关中(也有少数山西河南)乡村投到孙蔚如麾下来,不是为了吃粮饱肚,而是为着打日本鬼子走进中条山的。他们没有一个人活下来,800人集体投河。谱写了一曲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悲壮史诗。”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终于被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仇一凡用泥塑的形式再现出来,并被山西省抗日历史博物馆预定收藏。
2013年3月3日上午,摄友贾吉平、吴静、董梅、党华智来到了仇一凡位于西安市自强东路自宏中学,走进仇大师的工作室,马上被眼前的场景镇住了——只见教室内摆放着三个巨大的工作台,上面重现了中条山、黄河绝壁以及国军八百壮士的场景:残破的军旗、凌乱的战场、将士们或昂首屹立、或跪地磕头、或仰天长啸、或低头沉思……一幕幕悲壮的场面,令每一位参观者为之动容。
墙壁上悬挂着,《立马中条》一书的作者,著名作家徐剑铭手书于右任写的《越调天净沙•为中条山抗战书赠孙蔚如将军》:“中条雪压云垂,黄河浪卷冰澌,血染将军战史。北方豪士,手擒多少胡儿!”条屏,更使简单的教师充满了当年战场的悲壮气氛,人们眼前浮现出800陕西冷娃,在黄河岸以身殉国的画面:悬崖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关中籍中国士兵,这是一位旗手。他的双手紧紧攥着他的部队的军旗。那是他和他的父亲和村民们崇拜着的杨虎城创建孙蔚如统率着的西北军的军旗。军旗已经被枪弹撕裂被硝烟熏染,他仍然双手高擎着。他在跳河前仰天长啸, “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这是秦腔《金沙滩》杨继业的绝唱!
仇一凡,今年58岁的民间工艺美术大师,这位只因为上中学期间看过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第八个是铜像》,从此自学成才,走上了“玩泥巴”的一生。他的作品以关中民俗人物为主,主要作品有“关中十大怪”、“吼秦腔”以及陈列在西安市东门外的“老孙家泡馍”三楼的《坊上风情》等。其泥塑作品具有浓郁的关中民俗风情,很受国内外藏家欢迎,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有他的作品被收藏。
以此偶然的机会,仇一凡结识了著名作家徐剑铭,得到徐剑铭签名赠送的《立马中条》一书。仇一凡连续看了几遍,一种莫名的创作冲动油然而生。从此,他查资料、翻书籍,搜集当年的文字、图像资料。为了将这一悲壮的场景还原出来,仇一凡整整准备了两年的时间。在他的构思当中,将用1000多个泥塑人物,再现当年的战场情景。
2012年7月,正当仇一凡为找不到大型工作室着急时,西安市自宏中学的张校长找到了他,愿意免费为他提供一间老教室,让他专心搞创作。作为条件,一是让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参观、学习泥塑创作;二是为学生们开设传统艺术讲座。二人一拍即合,从此,仇一凡就把所有泥塑创作的家伙都搬到了这间教室里。
“说实话,如今的孩子们并不喜欢这种传统的工艺。”
仇一凡在说到这里时,多少有些伤感。
“原先以为在学校搞创作,孩子们会经常光顾,借此还能给他们讲一讲中国传统工艺。可惜的是,自从搬进学校,很少有学生进来观看。”
在我们的请求下,仇一凡大师当场用来自长安的胶泥,为我们演示了泥塑人物的创作。只见一块块泥巴在他的手中,像是被施了魔法,搓、捏、揉、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劳作,一位民国时期关中老人的坐像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泥塑创作,不仅需要脑力劳动,构思、构图等等,而且需要体力。像这样做一个泥塑人物,大概要5、6个小时。”
听了仇大师的讲解,通行的两位女摄友跃跃欲试,也想试一把,可是,同样的泥巴到了手中,就不那么听话了。
临别时,仇一凡大师邀请我们待到作品全部完成时再来拍摄,“到那时侯,1000多个人物全部完成,场面将更加的壮观!”
我们期待仇大师的这组鸿篇巨制早日完成,以此来告慰长眠于黄河之中那800名陕西冷娃的不朽英灵!
热图推荐
我来说说 我来点评
您未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华商报意观点或证实其描述。